• 档案君耳熟能详的旋律,鲜为人知的故事 2019-01-11
  • 骗子用女子照片制作“通缉令” 诈骗对方11万 2018-12-10
  • + - 阅读记录

    这些脸红心跳的话从封行朗菲薄的唇间溢出,满染着情韵的意味儿,暧昧得让雪落抬起不起来,更别说正眼去看这个男人了。


    可封行朗却没有因为自己轻薄的言语而羞愧,呈现出的,依旧是他那副铜墙铁壁似的俊脸。


    “封行朗,快别说了……你还要不要脸呢!”


    雪落羞得满脸的红彤,恨不得伸手过来去堵上男人这跑火车的嘴。


    当然了,封行朗如果要脸,也不会如此的诱上女人的心头。


    “魂都快丢你身上了,这脸还要它干什么呢?你一并给收了吧!连同我这行尸走肉的躯体!”


    这情煽得……简直能把人给醉晕过去!


    “封行朗,你省省吧!本姑娘不稀罕你的魂儿,更不稀罕你的躯体!蓝悠悠等了你那么多年,你给她去好了!”


    雪落冷着情冷着意,可仔细听时,言语间却掩饰不住的酸涩之意。


    “是啊,她等了我这么多年,我都没有给她……这是为什么呢?”


    封行朗顺着女人的意思,似在剖析自己,也是在给女人以宽慰,“还不是因为我的整个人,整个身心,都被你林雪落给勾走了么?”


    “谁勾你了!不要脸!”


    雪落怨怨的瞪了封行朗一眼,“你走吧!我们已经离婚了!什么都不是了!”


    “一日夫妻,还百日恩呢!更何况我们那么多日的夫妻……这辈子还能撇得清关系么?”


    感觉到女人抵在门上的力道又小上很多,封行朗一个提力,便水到渠成的挤了进来。


    手里还端着一个食物托盘。里面装着一盘子可乐鸡翅,糯米排骨,还有香菇青菜和米饭,都是雪落平日里爱吃的。


    “这可是你亲亲儿子给你选的,你忍心辜负他的一片孝心么?”


    铜墙铁壁的流一氓牌打结束了,下面便开始打亲情牌了。


    原本拒绝的话,雪落愣是给回咽了下去。儿子是她的心头肉,她着实舍不得亲儿子失落。


    “诺诺呢?”


    雪落本能的抬头朝封行朗的身后张望,却没看到儿子林诺跟在亲爹封行朗的身后。


    “哦,在楼下给他舅姥爷上教育课呢?!?br />

    封行朗将食物托盘放在书桌上,开始打量雪落母子居住的阁楼。


    阁楼只有二十几个平方,却收拾得温馨舒适。但局促低矮的空间,还是让封行朗眉宇紧蹙。


    “封行朗,你又纵容诺诺没大没小,不尊老又没礼貌???诺诺老是这样,还怎么融入社会???”


    为了儿子教育的问题,雪落是一个头两个大。


    在跟河屯一起居住的五年,河屯俨然把小家伙养成了一个满带戾气的不良儿童;而现在封行朗这个亲爹,不循循善诱也就罢了,竟然还怂恿并纵容儿子的没礼貌、没规矩。


    “怎么就不能融入社会了?这小东西,简直就是我从小的翻版,桀骜不驯,野气又个性!这不挺好的么?”


    果不其然,封行朗对儿子的个性是大加赞赏,完全没有要批评教育的意思。


    “封行朗,你够了!以后不许再将你戾气的思想传输给诺诺!我自己的儿子,我自己来教育!”


    雪落真的急了。河屯的教育,一直唯他独尊;而封行朗的教育,更是滋长了儿子的蛮横之气。


    “好好好,我会教育诺诺尊老爱幼,与人为善的?!?br />

    封行朗不想让自己跟女人的二人世界,因为儿子的教育问题而带上火药味儿。


    雪落瞪了封行朗一眼,抿了抿唇,“饭菜你已经送到了,现在可以走了!”


    又是这声无情的逐客令。


    雪落知道:封行朗是真真切切疼爱他亲儿子林诺的。


    她觉得封行朗可以为了满足他亲儿子的心愿,而对她这个儿子亲妈穷追不舍。


    说来说过,还是缺少心底的那股子自信!


    女人一定要有的四样东西:扬在脸上的自信、长在心底的善良、融进血里的骨气、刻进命里的坚强!


    雪落觉得自己真的很low!


    尤其是在自己跟封行朗离婚了,却没有能力给儿子一个宽松愉悦的小家;至少于自己连个毕业证书都没有,只能拿到一个企事业单位并不认可的结业证书。


    逐客令是么?


    这怎么可能难得了封行朗这种高智商的男人呢?


    “你先吃口饭吧,我看着你吃。也好下楼去跟亲儿子交待……咳咳!”


    封行朗的话还没说完,便忍不住的轻咳了两声。


    他本能的用手背去掩饰自己咳嗽的尴尬,可万万没想到,手背上竟然沾染了咳出的血液。


    不多,但跟白皙的手背皮肤相比,还是十分显目的。


    “封行朗,你咳血了……”


    雪落慌张的上前来查看。果然是血,鲜色的血。


    “你感觉怎么样?要不要紧?我送你上医院吧?”


    女人的眼眸里,染满了心疼。


    “去什么医院啊……不死也让那消毒药水味儿给熏死了!”


    封行朗高大健硕的体魄轻晃了两下,顺势躺在了雪落的床上。


    “那……那我送你去丛刚那里吧?他,他应该能治好你的内出血?!?br />

    雪落见识过丛刚处理内伤和外伤的精湛医术。


    “不去!我看到他就堵心?!?br />

    封行朗挺了一下脊背,“可能是爬楼累的……让我躺会儿吧?!?br />

    男人都咳出了血,而且疲乏不堪成这样了,雪落还忍心赶男人走吗?


    再说了,雪落也不是那种铁石心肠的女人!


    其实封行朗的内出血早已经止住了。


    至于手背上的鲜血,是不是封行朗自己咳出的,不得而知。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那的确是封行朗自己的血!至于从何而来,只有他自己清楚!


    身体的虚弱,源于在佩特堡里的那顿好打。


    将他的整个身心折磨得像是死过了一回。


    封行朗属于那种骨子里倨傲的男人。有些东西,他宁可死,也不会去苟且。


    女人的床,并不十分适合,但却万分的舒心。


    枕着带有女人和他孩子气息的枕头,封行朗的心莫名间就安宁了下来。


    无需任何的外界因素。


    几分钟后,封行朗清楚的感觉到:自己刚刚沾过血痕的手,被女人轻轻的托在掌心里……

    上一页 章节目录 包你赢白姐露透码


    @精彩小说网 . //www.iqdit.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

  • 档案君耳熟能详的旋律,鲜为人知的故事 2019-01-11
  • 骗子用女子照片制作“通缉令” 诈骗对方11万 2018-1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