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档案君耳熟能详的旋律,鲜为人知的故事 2019-01-11
  • 骗子用女子照片制作“通缉令” 诈骗对方11万 2018-12-10
  • + - 阅读记录

    “我真有那么讨厌吗?”


    男人磁性着声音,低低沉沉的喃声反问;随后便倾身过来,吮过了滚落在女人脸颊上的泪珠儿。


    再一点一点儿的,从雪落的脸颊,一吻轻啄到她的唇……


    她的唇颤抖着,似乎还没能从刚刚那段最朴实的情话中缓过激动来。


    或许打动女人的,无需要多么轰轰烈烈的爱情和誓言,即便只是一两句朴实无华的言语;和融入生活,带上情感且体贴入微的言行举止。


    男人轻咬住了女人微微发颤的红唇,将哆哆嗦嗦想逃避的唇含在自己的口中,轻轻的温嘬着。


    看得出来,女人喜欢这样的温存模式。


    雪落慢慢的软化在了男人的怀里,配合着他加吻了这个吻。


    在明媚阳光的照耀下,这样的亲吻,便显得格外的甜美。


    进进出出的人群,似乎也一起见证了这样的美好。没有指指点点,大多是微笑着祝福。


    又一次被这个男人吻得七荤八素的。


    缓过神儿的那瞬间,雪落意识到自己竟然是在大庭广众之下跟这个男人亲吻得,白净的脸庞顿时羞得红霞满染,格外的纯美动人。


    “诺……诺诺呢?”


    回归到现实的雪落,这才发现:副驾驶,以及后排车座上,压根就没坐着儿子林诺。


    封行朗半依在车身上,整个人慵慵懒懒的看着眼前被自己吻得楚楚动人的女人。


    原来女人的心并不大,只是几句温情的话就能打动。真是个善良的傻女人!


    似乎自己也跟着了魔似的,竟然在配合着女人玩这种纯属‘浪费感情’的游戏。


    而且还上了瘾!


    “封行朗,诺诺呢?你把诺诺丢哪里去了?”


    同时,雪落还是个妈妈。在关切自己的孩子,将她的母性更加美好的呈现。


    当然了,与此同时,也就会少了点儿浪漫的基调。


    “小东西被我丢在一个很安全的地方,我带你去见他!顺便,给你一个惊喜!”


    封行朗上前来揽过雪落的腰际,将她塞进了副驾驶,并体贴的给她系上了安全带。


    “封行朗,你把诺诺一个人丢哪里了???我不要什么惊喜,只要不是惊吓就行!”


    孩子的安危,是每一个妈妈最最牵挂的。总觉得自己的孩子只有在自己的身边,才是最安全的。


    “稍安勿躁,我们这就去见他?!?br />

    封行朗将车启车,稳稳的加速前行。


    雪落低头看着手上的玫瑰花,各种的惆怅万千起来。


    一些奇奇怪怪的想法,便从自己的脑海里钻了出来。


    比如说:如果自己不是诺诺的亲亲妈咪,这个男人还会忍辱负重的来追求自己么?


    如果说,换成了五年前,自己没被阴差阳错的嫁去封家,她跟这个男人还会有这样美丽又错误邂逅吗?


    在错的时间遇到对的人,是一声叹息;


    在错的时间遇到错的人,是一种无奈;


    在对的时间遇到错的人,是一种悲伤;


    在对的时间遇到对的人,是一种幸?!?br />

    自己跟封行朗,能算是在对的时间里,遇到的对的人吗?


    那封行朗跟蓝悠悠呢?


    雪落好像的柳眉一皱:这是自己的爱情之路,为什么还要去想她呢?


    就当蓝悠悠在封行朗心中存在过,那也应该翻篇了。


    “想什么呢?”男人问。


    “在想你跟蓝悠悠……你们两属于在错误的时间里遇到对的人吗?还是在错的时间遇到错的人?”


    不是自己要提蓝悠悠的。是他封行朗自己要问的。


    “怎么又提她呢?”


    男人有些燥意的拉长声音。


    “回避就是掩饰!”


    雪落执拗的想知道一个答案。虽说她知道这并不是一个聪明女人的做法。


    反正自己在这个男人眼里,本就又傻又天真。


    “我跟蓝悠悠吧……纯属过剩的荷尔蒙,撞击上了美艳的承受体,噼里啪啦,难免会火花四溅?!?br />

    “挺激烈的,是吧?”


    “都过去了,激不激烈,不就是男人和女人之间那点儿事儿么!”


    “封行朗,你真脏!”


    “脏什么脏呢?我没碰过她的?!?br />

    “骗子!你以为我会信?”


    “我说蓝悠悠的第一次,给了试管,你信么?”


    “当然不信!你少蒙我!”


    “信不信由你!”


    男人拉长着声音,一副不争不显的稳若泰山盘石的冷峻模样。


    “封行朗,我最讨厌你这种没心没肺,一点儿都不上心的样子!”


    “可我却挺喜欢听你说这些口是心非的话……”


    “封行朗,你混蛋!”


    ******


    封行朗带女人来的,是一家五星级的大酒店。已经订好了房间。


    对于来酒店,雪落是抵触的。她本能的意识到这个男人的不怀好意。


    可一想到儿子林诺还被封行朗这个混蛋丢在房间里,雪落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径直冲进了房间。


    “诺诺……诺诺……你在哪儿呢?不要跟妈咪躲猫猫了……诺诺……”


    就在雪落寻找到庥边的时候,一个黑影朝她扑了过来,带动着她的身体一起滚在了超大的kingsize庥上。


    热情洋溢的吻,继往开来,铺天盖地的落在雪落的脸颊上,颈脖上,狂情的想证明着,他又多么的渴望这个女人。


    “封行朗,你别……别这样!诺诺呢?”


    热吻之下,雪落惦记的还是自己的孩子。


    似乎觉得不告诉女人实话,女人也无法安心跟他言欢。


    “诺诺被我送去了御龙城……他给我布置了一个作业:扑倒他的亲亲妈咪,不要再给别的男人试图当他后爸的机会!”


    男人太过诚实的话,让雪落羞愧难当,也怒意横生。


    “封行朗,你们父子俩竟然合伙欺负我?还要不要脸呢?”


    “如果你想要我的脸,那都给你好了……”


    男人的体魄已经恢复了七成左右,虽说还无法完全施展,但要压制住身之下挣扎的雪落,还是不费吹灰之力的。


    似乎这样的意磨让男人感觉到了舒适,他便进一步的挤走了他跟女人之间的空隙,让彼此更加的亲近。


    他不着急的吻着她,看起来更像是一种温火慢炖。


    消耗着雪落的体力,同时也激增着彼此的感情。


    雪落真的受不了男人这样的温吞方式。


    甚至于有一念的冲动:抛开所有的杂念,要了这个男人!


    “封行朗,你好讨厌……”


    雪落染着动情的泪水,连斥骂男人的声音,都变得柔情似水。


    “最喜欢听你这么柔柔的骂我讨厌了!”


    这动人的情话……

    上一页 章节目录 包你赢白姐露透码


    @精彩小说网 . //www.iqdit.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

  • 档案君耳熟能详的旋律,鲜为人知的故事 2019-01-11
  • 骗子用女子照片制作“通缉令” 诈骗对方11万 2018-1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