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档案君耳熟能详的旋律,鲜为人知的故事 2019-01-11
  • 骗子用女子照片制作“通缉令” 诈骗对方11万 2018-12-10
  • + - 阅读记录

    小家伙一直坚信:亲爹和亲妈一定还会结婚的。 他也一定能够拥有一个完整温馨的家。


    沈连城柔和一笑,微微的摇头叹息似的说道:“所以说,你还只是个孩子??!”


    这话说得相当含蓄,而且还不会伤害小家伙幼小的心灵。


    “沈连城,你不要吧唧吧唧了!反正我妈咪只能是我的!你少打我妈咪的主意!”


    沈连城的话,小家伙似乎懂了,又似乎没懂。但看起来,小家伙并不想去弄懂。


    觉得这个话题很不愉快,于是小家伙便呵斥住了沈连城的继续,并做出了自己拥有最终解释权的陈述!不容沈连城去辩驳自己!


    沈连城奔驰车的车速并不快,所以河屯才能赶在了他们的面前到达了马场。


    一个多小时的车程并不短,但小家伙依旧精神饱满得很。


    空旷的、碧草连天的马场,着实让雪落心旷神怡。真的好久没有领略大自然的美好了!


    “义父……义父……”


    小家伙像撒欢的小猎豹一般,朝着迎上来的河屯横冲直撞了过去。


    “十五,你慢点儿!”


    担心小家伙会撞着河屯,邢十二立刻开声提醒着小家伙减速。然而,小家伙还是敦敦实实的撞了上来!换了常人,说不定早已趔趄倒地了,但河屯却拥有着一副健硕得如同斯瓦辛格般的体魄。


    他后移半步,一个扎实的后蹲,便将冲过来的小家伙稳稳的兜抱在自己的怀里。


    “啊……好痛!义父,你的骨头太硬了,撞得十五好疼!”


    河屯已经后移身体缓冲了,但还是把小家伙撞得龇牙咧嘴的喊着疼。


    “哈哈哈哈……怎么不说是你自己不经撞?反到怪起义父来了?”


    河屯抱起小家伙,用那厉冽的胡须蹭扎着小家伙的脸庞。着实温情满满的宠溺。


    沈连城本想上前招呼一声的。在见到河屯如此宠溺着小家伙,便暂顿住了步伐。


    通过小家伙叫河屯的那声‘义父’,沈连城难免会去联想:自己是不是遇上劲敌了?


    但之后的种种细节让沈连城发现:河屯对林雪落并不怀有任何男女之间的感情,只是单纯的喜欢着林诺小家伙。


    等小十五跟着邢十二走后,河屯才开口说道:


    “雪落啊,谢谢你带十五过来看我?!?br />

    没想到自己无心想找个保镖的举动,竟然还能博得河屯的感谢?到是挺让雪落暗喜的。


    可雪落还没能喜上心头,河屯接下来的话,又让雪落黯然神伤了起来。


    “以后每个周六和周日,你都把十五带出来让我好好看看?!?br />

    “……”雪落真够无语凝噎的:你这还来上真的了?也不怕你亲儿子跟你闹?


    “那个,我这边没问题……只是行朗会不会……”


    雪落压低声音提醒着河屯。因为河屯实在是太过自我感觉良好了。


    “我这个亲爷爷想见自己的亲孙子了……岂不是理所当然的事儿?”河屯不满的微厉。


    雪落再默:你觉得理所当然有什么用?关键封行朗根本不知道你是他亲爹、是诺诺的亲爷爷好吧?估计封行朗也不想知道这个残酷的真相!


    “邢先生,您说的对。以后你就以诺诺亲爷爷的身份直接去接诺诺呗!也用不着我这么偷偷摸摸的,跟做贼似的藏着掖着了!”


    雪落朝河屯丢下这句‘忤逆’的话后,便先行朝马场里面走去。


    沈连城没能听到雪落跟河屯说些什么,但他能感觉到河屯脸上的不快,但又无可奈何的神情。


    便忍不住的怀疑:这个林雪落跟河屯究竟有什么样的关系?


    ******


    骑马,就是人对马的一种驾驭。


    不像开车那样给油就走,踩煞车就停。


    马能感觉到雪落不会骑,便会欺负雪落,不听她的话,似乎成心和雪落作对上了:雪落让它走,它非不走,还故意低头吃东西,拉它起来它就故意的抗缰……


    “其实马跟孩子一样,也会淘气的?!?br />

    沈连城走了过来,接过了雪落手里的缰绳,一个帅气的跨越动作,径直骑上了这匹马。凛冽着身姿兜上一圈儿后,又再次回到了雪落跟前,随之跃身而下马。


    “来吧,我扶你上去?!焙苌鹗康难?。


    “老十二,快去教我妈咪……千万不要让那个沈连城靠近我妈咪!他想当我后爸,门都没有!”


    马背上的小家伙看着沈连城正对自己的妈咪卿卿我我的,立刻不爽的大叫起来。


    “怎么,你连接受一个男人纯友善帮助的勇气都没有吗?”


    沈连城的这句话,一下子扎中了雪落的疼点。


    似乎在这一瞬间,雪落才悲哀的发现:自己的身体已经解脫了,可灵魂依旧被束缚在河屯和封行朗的阴影之下!


    犹豫了几秒之后,雪落接受了沈连城的帮助:在他的半托举之下骑上了那匹马。


    相比较于雪落母子的惬意悠闲,正满世界的找着她们母子的封行朗可就暴躁了许多。


    兄弟俩好不容易单独聊了一个晚上的人生和理想之后,封行朗便心切的赶去了夏家,想在雪落母子出门之前赶到。


    可还是晚了一步。


    夏以琴告诉封行朗:雪落带着诺诺去了福利院。


    原本,雪落的确是这样打算的。她想带着儿子去福利院做一些对小家伙成长有帮助的事儿??赡睦锘嵯氲皆诎肼飞嫌龅搅松蛄?。


    等封行朗风风火火的赶到福利院时,却又被告之:雪落母子根本就没有去过。


    以为她们母子做公交车慢了,封行朗在福利院里等了足有一个小时。而且雪落的手机又一直关着,这着实让封行朗陷入了躁气之中。


    带着戾气,封行朗找去了培训中心,找去了袁朵朵那里;


    甚至于赶来了浅水湾!但却没有硬闯进来。


    邢八正犹豫不决着:要不要告诉在浅水湾入口处久久徘徊的封行朗有关雪落母子的去处时,封行朗却自己离开了!


    封行朗是被一个电话给叫离的。


    电话是夏以书打来的。她说她在晨跑的时候,看到雪落母子上了沈连城的奔驰车……

    上一页 章节目录 包你赢白姐露透码


    @精彩小说网 . //www.iqdit.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

  • 档案君耳熟能详的旋律,鲜为人知的故事 2019-01-11
  • 骗子用女子照片制作“通缉令” 诈骗对方11万 2018-1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