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档案君耳熟能详的旋律,鲜为人知的故事 2019-01-11
  • 骗子用女子照片制作“通缉令” 诈骗对方11万 2018-12-10
  • + - 阅读记录

    直到走出浅水湾的别墅,蓝悠悠还没能从刚才的恍惚中回过神儿来。


    河屯已经是个六十开岁的男人了。他的秉性和脾气不可能朝令夕改。在蓝悠悠的认知中,河屯向来都是个刚愎自用、唯我独尊且狂妄自大的狠厉人物,怎么这一回说转变就转变了呢?


    尤其是他对封行朗的态度,简直就是180度的大跳转。从之前的不共戴天、除之而后快,到现在的忍让?接纳?言归于好?


    无论是哪一个,蓝悠悠都无法接受!


    脑海里,依旧回荡着河屯刚刚叫封行朗‘阿朗’,着实让蓝悠悠听着浑身哆嗦。


    她也会叫封行朗‘阿朗’,那是因为她对封行朗怀着深情厚爱;可河屯叫封行朗‘阿朗’,那是几个意思???


    从河屯刚刚的口吻中,蓝悠悠恍惚之间似乎听出了那么点儿……宠爱之意?


    对,就是一种长辈对晚辈的宠爱之意!


    河屯怎么了?是生病了吗?还是突然就变异了?


    蓝悠悠宁可相信是自己耳朵听错了,也不会相信像河屯那种骨灰级的老顽固会改变!


    送蓝悠悠出浅水湾的是邢八。


    “老八,你说义父这是怎么了?是要跟封行朗握手言和吗?”


    蓝悠悠试探的询问道。


    “义父给出的命令,你我只要奉旨执行就行了!记住了:从今以后,别再去为难封行朗一家子,包括小十五,包括林雪落!要不然,义父只会对你痛下杀手!”


    邢八将河屯的意思更为严重的陈述了一遍。


    “义父的话……我当然会听!只是义父对封行朗前后态度的转变,也太……太大了!”


    邢八的话,让蓝悠悠更为震惊。以前她是奉命诱杀封家两兄弟,现在河屯如此大相径庭的态度,着实让人反应不过来。


    “怎么,你有意见?”


    邢八冷声反问一句。要是不知道事实的真相,邢八也会很能相信义父河屯的转变的。


    “当然没有!也不敢有!只是……有那么点儿好奇罢了?!?br />

    蓝悠悠引导式的反问一声,“老八,难道你不好奇吗?”


    “如果封行朗不姓封,那就用不着好奇了!”


    邢八的话,模棱两可得利害。听起来似乎只是个假设,但蓝悠悠还是能觉察出:邢八的这句话,便是理由。


    封行朗不姓封,那他姓什么呢?总不会跟蓝悠悠一样,姓蓝吧?!


    蓝悠悠没有多问。她知道邢八也不会多说!


    从浅水湾回来的一路上,蓝悠悠都在思考着这个问题。


    其实蓝悠悠很挺奇怪的:封行朗两个月前都被河屯弄去了佩特堡,她以为封行朗必死无疑了,却没想到他竟然还能活着回来……


    而河屯再一次回申城,竟然就对封行朗有了翻天覆地的转变?


    还让她不要去发难和伤害封行朗一家人。包括小十五,也包括林雪落那个賤女人!


    河屯这是要握手言和,还是一笑泯恩仇?


    那声声‘阿朗’,叫得蓝悠悠听着都肉麻兮兮的。因为河屯从来就没有这么肉麻的去叫过一个人!


    难道……


    难道河屯跟严邦一样,都是x取向方面变态的男人么?


    这绝对不可能!因为蓝悠悠知道河屯在佩特堡城藏着一个已经死去了的女人。


    如果封行朗不姓封,那他姓什么呢?


    总不会跟河屯的义子一样,都改姓邢了吧?


    当了河屯的义子?封行朗会是那种委曲求全的人么?


    再说了,即便封行朗为了偷生,改当了河屯的义子,河屯也只会叫他‘十六’之类的称呼。


    叫他‘阿朗’……也实在是太亲昵了吧?


    女人的心思,相对都要细腻和敏感一些的。尤其像河屯这种狠厉的人物,冷不丁的转变,着实有些瘆人。


    ******


    蓝悠悠回到封家时,封立昕刚回来不久,满身的酒气微醺。但还是稳稳的抱着怀里已经睡熟的女儿封团团。


    “团团……”


    或许蓝悠悠的眼里和心里,俨然只剩下她的女儿封团团。


    蓝悠悠憎恶着封家两兄弟的行为,却对自己的亲生女儿怎么也恨不起来。


    如果说蓝悠悠还能忍辱负重的活下去,除了报仇雪恨,唯一的原因就只剩下她无法割舍的亲生女儿了。


    “悠悠……你回来了?”


    封立昕看向蓝悠悠时,醉意的眼眸里满是浓浓的情意。


    她从封立昕的怀里接过睡熟的女儿,嗅到封立昕身上的酒气,忍不住的蹙鼻斥责:


    “封立昕,你喝酒干嘛还带着女儿???”


    “跟行朗一起聚了聚……兄弟俩高兴,就喝了点儿?!?br />

    蓝悠悠赏了封立昕一记冷眼,“老莫,赶紧的扶大少爷去洗漱?!?br />

    没有停留,蓝悠悠径直抱着女儿上去了二楼的主卧室。


    将女儿放在庥上不久,寻思起什么来,蓝悠悠便换好了严实的睡衣朝封立昕的卧室走去。


    封立昕的卧室,是原来的理疗室改建的。


    被封行朗猜对了:即便已经是结了婚的封立昕,也无法跟蓝悠悠同睡一张庥!


    因为蓝悠悠从骨子里就认定她今生的男人就只有封行朗一个!


    蓝悠悠进来的时候,莫管家已经潜大少爷封立昕沐浴好了。正擦拭着发际的水迹。


    莫管家伺候了封立昕这么多年,早已经轻车熟路。


    “老莫,我来给立昕擦头,你下楼休息吧?!?br />

    “诶,诶,好好!”


    既然已经结婚了,莫管家当然希望蓝悠悠跟大少爷封立昕能够一家人其乐融融。


    当蓝悠悠接过毛巾给封立昕擦拭头上的水迹时,借着酒意的封立昕一把环抱住了她的腰。


    “悠悠……我爱你!”


    低低的嘶喃,发自灵魂的深处。


    蓝悠悠只是默了一下,便继续着手上的动作。


    “立昕,封行朗他……跟你应该不是同父异母的兄弟吧?”


    趁着封立昕的酒意微醺,蓝悠悠大胆的试探询问。


    邢八说如果封行朗不姓封……不姓封,岂不是意味着封行朗并不是封一山的私生子?


    “你怎么知道的?”封立昕被酒精刺激的思维似乎有些混沌。


    应者无意,听着有心。


    蓝悠悠手上的动作微微一僵:自己的猜测被验证了!

    上一页 章节目录 包你赢白姐露透码


    @精彩小说网 . //www.iqdit.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

  • 档案君耳熟能详的旋律,鲜为人知的故事 2019-01-11
  • 骗子用女子照片制作“通缉令” 诈骗对方11万 2018-1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