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档案君耳熟能详的旋律,鲜为人知的故事 2019-01-11
  • 骗子用女子照片制作“通缉令” 诈骗对方11万 2018-12-10
  • + - 阅读记录

    见封行朗又是献殷勤,又是拐弯抹角上好一阵子,最终还是万变不离其宗,说出了他此行的真正目的:让他把蓝悠悠给放了!


    严邦就这么不动声色的看着封行朗,从他俊朗的下巴开始,缓缓的上挪着目光,一寸一寸的扫过他清冽的五官。


    浓郁的剑眉上扬,严邦懒散着姿态靠进躺椅里,“老子偏偏不放,你咬我??!”


    严邦傲慢的作答,是封行朗意料之中的。他知道严邦不可能轻而易举的就把蓝悠悠给放了。


    蓝悠悠跟严邦结下的梁子,已经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的事了。


    蓝悠悠一而再的挑衅严邦的底线,无疑是作死的节奏。


    但做为一个小叔子,他还是应该尽自己所能帮助大哥封立昕赎救回嫂子不是么?


    “严邦,这好男不跟女斗……发扬点儿风格行么?”


    封行朗的言语依旧温和,并没有拿过激的话去呛秉性臭得跟茅坑里的顽石一般的严邦。那样只会是适得其反。硬碰硬的结果,大多都会是两败俱伤。


    “老子不是好男!老子就是个败类!而且还是一个‘有病’的败类!”


    听着严邦自嘲自讽的话,封行朗真想上前一拳手打散严邦那张不思悔改的脸。


    封行朗隐忍着怒意在严邦的对面坐下,时不时的把玩着严邦的那枚烫金的火机,又平息自己的心情。对付严邦,的确需要耐心。


    不过有一点儿封行朗还是清楚的:就是只要严邦人在他的眼皮子底下,那蓝悠悠至少暂时还是安全的。


    对于蓝悠悠这种高级别在太岁头上动土的人,严邦一般都会亲自‘处理’。


    封行朗用掌心狠揉了几下自己的脸部肌肉,让表层的皮肤能够更放松一些。


    “邦,你跟我,跟我大哥,都是生死之交的挚友……在申城,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你这么对待我大哥封立昕的老婆,不太好吧?”


    封行朗还是选择了以理服人。他跟严邦开启了长篇大论的大道理。


    “是你嫂子先惹到我的?!?br />

    严邦斜眸睨着封行朗,一副玩世不恭的欠揍模样。


    “不就是几张照片么?你严邦这么不拘小节的人,也会计较?”


    封行朗觉得自己说这番话的时候,格外的‘昧良心’。


    “那你也不计较吗?”


    严邦来了兴趣,倾身过来盯视着封行朗的眼底,等着他的下文。


    封行朗扫了一眼严邦的那张賤脸,淡声应答:“不是跟你说过了么,下不为例!”


    对于蓝悠悠,封行朗也是怒的;


    但他实在无法眼睁睁的看着严邦这样的糟賤他大哥封立昕的老婆。好歹也是他封行朗挂名的嫂子。


    “再说了,你羞辱蓝悠悠,就等同于在羞辱我哥!而我哥受了羞辱,这不就等同于打了我封行朗的脸么?看在我也是受害者的份儿上,就放她一回吧!”


    封行朗已经说得快口干舌燥了。因为他很少跟严邦这头蛮牛讲什么大道理。大部分情况下,都只会是对牛弹琴。


    但今天,封行朗不想对他讲大道理,也被逼着给讲了。而且还讲得足够的多。


    有效果,但效果不大!


    “就不放!你咬我也不放!”


    严邦似乎有些顺杆子往上爬的意味儿。


    他跟封行朗矫情上了!


    “严邦,我好话跟你说了一箩筐……你真要这么不近人情的打我们封家两兄弟的脸么?”


    封行朗的话犀利上几分。


    “打你的脸?我会舍得?你封行朗不打我严邦的脸,我就感恩戴德了!”


    严邦挪动了个更为舒适的姿势,就这么深深的凝视着奈他不得的封行朗。


    对于严邦来说,这一刻静谧得让他沉溺。他喜欢这种感觉,只有他跟封行朗两人无声的对视着。


    “严邦,你确定要这么一意孤行?连一点儿面子都不给我们封家俩兄弟?”


    封行朗做出最后的厉问。


    严邦静默着,沉寂了良久,才缓声开了口:“蓝悠悠说她已经联合了河屯,想要置我于死地!”


    封行朗默了。肃然着神情默了。


    虽然那晚上的两个黑衣人蒙着面,看不清他们的脸,但从他们的身手和手段,封行朗还是能够判断出:那两个袭击严邦的人,就是邢十二和邢八。


    河屯果然想要置严邦于死地!


    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蓝悠悠!


    “蓝悠悠还跟你说了些什么?”封行朗问。


    “你就这么想知道?”


    严邦笑了,“你该不会是……还惦记着蓝悠悠吧?她就是暗室里锁着呢!你可以趁你哥不在,好好的跟她叙叙旧情的!我就当什么也没看见!”


    “……”


    封行朗真的想揍人,“严邦,麻烦你不要用这种下三滥到流脓的想法,来强占我的思想!”


    “被我一针见血了?”


    见封行朗怒了,严邦笑得更加的意味深长。


    “好了,别它妈恼羞成怒了!会让我觉得你是在心虚!”


    微顿,见封行朗冷凝的脸着实阴沉,严邦这才言归正传:“她说,你跟河屯之间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会让我死成糊涂鬼!”


    随即又眯眸反问一声,“朗,你跟河屯之间,究竟有什么深仇大恨?还如此的不共戴天?”


    微顿,严邦又冷幽默一句:“你抱他亲儿子丢井里了?难怪那老不死的东西只有一堆的义子,却连一个亲生的都没有!”


    严邦的冷笑话真的很冷;冷得封行朗一阵呼吸窒息。


    似乎,蓝悠悠知道了什么,却没有完全告诉严邦!


    封行朗这才意识到:蓝悠悠所做的这一切,是想借河屯的手弄掉严邦?


    结果看起来的确如此!


    “差不多吧……”封行朗敷衍一声。


    严邦的眼眸微眯,“你还真弄死了河屯的亲儿子???够牛!要是换了老子,也一定弄得那老东西断子绝孙!”


    “咳咳!”封行朗不自然的咳嗽了两声。


    “邦,放了蓝悠悠吧。我相信我哥会管束好他自己的女人的!”


    “不放!无论你咬不咬我,我都不放!”


    严邦冷厉的补充一声,“我这是在帮你们兄弟俩长痛不如短痛的割毒瘤呢!”


    “……”

    上一页 章节目录 包你赢白姐露透码


    @精彩小说网 . //www.iqdit.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

  • 档案君耳熟能详的旋律,鲜为人知的故事 2019-01-11
  • 骗子用女子照片制作“通缉令” 诈骗对方11万 2018-1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