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档案君耳熟能详的旋律,鲜为人知的故事 2019-01-11
  • 骗子用女子照片制作“通缉令” 诈骗对方11万 2018-12-10
  • + - 阅读记录

    封行朗说配合自己,丛刚并不意外。


    换作谁被自己的亲生父亲那样对待了,或多或少都会有一些怨恨的抵触情绪。


    丛刚深深的凝视着封行朗的眼底。


    其实封行朗并不狠戾,比起凶残歹毒的老毒鱼河屯,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


    甚至于可以说,封行朗是仁慈的。


    对封立昕仁慈,对蓝悠悠仁慈,对严邦仁慈……对于亲生父亲河屯,他同样会选择仁慈!


    每一次封行朗的发狠发怒,在丛刚看来都只不过是小打小闹。即便是对他丛刚,非打即骂,也只仅限于皮肉之上的。


    或许正是因为封行朗这样的重情重义,才会让他身边有上了那么多心甘情愿的追随者。


    他丛刚自然也是其中的一个!


    四目对视,丛刚顿了良久,才缓声开口道:“河屯……毕竟是你物理学上的亲爹,无论是从伦理道德,还是从血浓于水的感情,还是我动手比较合适一些!”


    “他不是我的……父亲。现在不是,以后也不会是!永远都不会是!”


    封行朗的目光生厉了起来。似乎他并不喜欢听到有关‘河屯’的任何字眼。


    他一直在用这样回避的方式去拒绝着。


    “你这话,听着像三岁的小孩子!河屯的存在,并不是你想回避就能回避得掉的!”


    丛刚用拇指的指腹抹去了唇角的血丝,“封行朗,其实你很仁慈!你这样的大度,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就比如说我吧,我就做不到!”


    “放我出去!”


    封行朗冷厉着目光深睨着丛刚。他实在不想去听丛刚对他人性的剖析。


    就像一个人将自己的软肋赤倮倮的呈现在了别人的面前。


    “会的。明天晚上,你就可以离开这里了。去过你想过的生活?!?br />

    还有后面一句话:我会替你把跟前的路都铺平的!


    “你这么把我当牲口一样的困锁在这里,很有成就感?”


    封行朗冷声厉问。似笑又非笑,有些苦涩,模样里淡染着凄凉之意。


    “一点儿都没有!”


    丛刚微微的吁出一口浊气,“你困的是身,我困的是心!你应该相信,困着你,被揪疼的却是我自己的心!”


    “我x你丫的!你以为你说几句煽情的话,老子就会原谅你了?”


    封行朗又是一阵暴怒涌上心头,扑了过去,对着丛刚那张看着生厌的脸就是一通好扇。两人瞬间扭打在了一起。


    要说格斗的技巧和实战经验,封行朗要远不及丛刚来得尖锐;但封行朗的体型和爆发力,似乎要在丛刚之上,所以在封行朗突然的袭击之下,丛刚也占不到什么便宜。


    封行朗下手很重,丛刚不仅要阻止他弄死自己,而且还要顾全着封行朗会不会把他自己给弄伤。


    卫康觉得:boss跟封行朗pk,应该会是稳操胜券的。


    可看这情形,好像明显又处于了下风!


    卫康的眉宇是皱的:寻思着自己是进去呢,还是不进去呢?


    即便进去了,自己是帮boss去揍封行朗呢,还是帮着封行朗去揍自己的boss呢?


    因为丛刚曾经不止一次的强调过一句话:封行朗生命的优先级,永远都会排在他的前面!


    卫康觉得,即便boss要报仇,从而掳来封行朗当他的筹码,那也只不过是走个过场。


    其实卫康真正担心的,却是丛刚本人。


    看样子,丛刚是舍不得弄死封行朗父子的。也就意味着无论是父还是子,这两个筹码对丛刚来说,都不能当成真的筹码用!


    如果是这样,河屯便占了上风;加上他众多的爪牙,这一回的博弈,鹿死谁手,还真不一定。


    看样子,丛刚并不在乎结果!他只在乎过程!


    虐河屯的过程!


    boss跟河屯之间,究竟有什么样的深仇大恨呢?


    看来也只有等到明天晚上才能知晓了。


    被封行朗打得伤痕累累的丛刚,自始至终,都没有提及他手里还抓回了另外一个筹码,就是封行朗的亲儿子封林诺。


    丛刚觉得如果自己告诉给了封行朗知道,封行朗会发疯的!封行朗发疯了,也就等同于他自己也会跟着一起发疯!被封行朗逼疯!


    所以,丛刚还是选择了沉默。


    *******


    邢二一脸的深沉,默声聆听着雪落对丛刚外貌特征的描述。


    虽说跟他心目中所想的那个人有些出入,但他还是可以肯定:丛刚就是颂泰。


    一个人的外貌可以调整,但一个人的体型和轮廓,行为习惯,却很难改变。


    邢二以为,颂泰,也就是丛刚,在十年前的那次复仇中早已经粉身碎骨、化为灰烬了,可却没想到他竟然还活着。


    这十来年的卧薪尝胆,让他再一次卷土重来。


    这一回,他没有硬拼送死,而是选择了智取。


    而且丛刚的手上还有了封行朗父子一大一小两个筹码。


    “当年,我应该斩草除根的!”河屯微微叹息一声,“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雪落狠狠的一怔:原来这个丛刚,跟河屯早已经铸就了深仇大恨呢!


    也就不奇怪丛刚对河屯的行事作风会那般的了如指掌!


    “义父,在颂泰通知您之前,邢朗和十五应该是安全的?!?br />

    邢二安危着心事重重的河屯。


    雪落这才发现:河屯的白发在这十多天里,又添了很多?;蛐硭那凶约旱恼煞蚝秃⒆涌梢员硐殖隼?,而河屯却将大部分的情绪藏匿在了自己的内心深处。


    “老二,辛苦你一趟:十五说他曾经去过颂泰的鬼屋;申城不算大,像十五描述的那种鬼屋并不多!我想车程也就在半小时到一个多小时之间。你是最熟悉颂泰的人,由你带人去找,我想应该会找到的?!?br />

    “这是我应该做的。是我太粗心大意了……竟然会以为颂泰早就死了!”


    河屯挥了挥手,看起来着实的疲惫不堪。


    “过去的事,不提也罢!”


    等邢二他们离开了浅水湾之后,雪落小心翼翼的询问着邢十二:


    “十二,你知道你义父跟那个丛刚有什么深仇大恨么?”

    上一页 章节目录 包你赢白姐露透码


    @精彩小说网 . //www.iqdit.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

  • 档案君耳熟能详的旋律,鲜为人知的故事 2019-01-11
  • 骗子用女子照片制作“通缉令” 诈骗对方11万 2018-1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