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档案君耳熟能详的旋律,鲜为人知的故事 2019-01-11
  • 骗子用女子照片制作“通缉令” 诈骗对方11万 2018-12-10
  • + - 阅读记录

    很明显,邢二完全没有骗严邦的必要。


    直到这一刻严邦似乎才想通了:为什么河屯对封行朗的态度有了这般一百八十度的转变!


    也就不奇怪封行朗用枪抵着自己的脑门,就能把他严邦从浅水湾里救了出来。而封行朗却能毫发无损!


    联想到当时河屯紧张封行朗的情景,一个‘亲爹’的身份已经完全够解释的了!


    想必封行朗自己也早已知道了他跟河屯的关系!却对他严邦绝口不提!


    “呵呵……呵呵呵……”


    严邦从鼻腔里发出自嘲式的冷笑。


    他在嘲笑他自己:以为自己所做的一切是在为封行朗赴汤蹈火,可怎么也没想到,封行朗跟河屯竟然会是父子关系!


    那自己的行为算什么?


    只不过是自己一厢情愿的付出罢了!封行朗根本就不需要!


    想想真觉得自己的行为不但可笑,而且还相当的可悲。


    严邦不在乎为封行朗如何的出生入死,但在知道自己所做的一切,只不过是多此一举时,严邦真的无法直面自己这样的悲催境地!


    “二哥,义父的电话?!毙习私佬堑缁八椭亮诵隙氖直?。


    “义父……”


    “老二,看在阿朗的面子上,就放严邦一条生路吧!”


    手机那头的河屯,声音浅泛着凄意。


    毕竟严邦是儿子邢朗用生命相拼的人。


    “知道了义父。您眯会儿吧,一有阿朗的消息,我就通知您?!?br />

    邢二听出河屯声音的疲惫和沙哑。好像自从义父老来‘得’子之后,便以几倍的速度在苍老。


    对于邢二和河屯电话的内容,严邦已经无暇去听了。他已经被邢二带给他的这条震撼的消息,刺激得痛不欲生。


    邢二清楚的知道:如果真的放过严邦一条生路,那就意味着后患无穷。


    严邦是申城的地头蛇,要是东山再起也绝对是个麻烦。如果到时候他对封行朗依旧怀有肮脏的想法,那带来的将来是周而复始的争斗!


    有妻有子的封行朗,又怎么会跟严邦不清不楚的搞到一起去呢!


    邢二又想到了那个一劳永逸的办法。


    只有将严邦身上的脏东西除去,才能从根本上杜绝他对封行朗无休无止的纠缠不清!


    邢二倾身过去,久居墨西哥的他在近身保镖黑子耳际一通西班牙语。然后他便转身离开了。


    那个叫黑子的近身保镖从小腿处拔出一把寒生生的匕首,缓慢悄然着步伐朝严邦靠近过去。


    从他拔刀的那一瞬间,邢八便已经知道他想对严邦做什么了。


    河屯说饶过严邦一条命,邢二当然不会违背河屯的意思。但让严邦身上少那么一件东西,还是在他能执行范围之内的。


    邢八知道邢二的用意。所以他没有阻拦。


    邢二的近身保镖,都是在枪林弹雨、血肉模糊中历练而出的。他们的手法狠厉到没有一丝的人情味儿。甚至于可以说残忍到了骨子里。


    严邦应该是被高压水枪冲洗过,衣物紧紧的贴合在身上,勾勒出他斯瓦辛格般的体魄。连衣物都没有去割开,邢二的近身保镖黑子便猛揪而起,随之手起刀落……


    这一刻的严邦,似乎还沉浸在封行朗跟河屯父子关系中不能自拔。


    他怎么也想不通:封行朗怎么就成了河屯的亲生儿子了呢?


    那封一山呢?瓶盖爹?


    “呃……??!”


    严邦凄厉的惨叫声响彻整个地下室,似乎把整个别墅的上空都撕裂了开来。


    严邦就像一条被人抛上岸的鱼,痛苦不堪的挣扎着。


    将染着鲜血的匕首在严邦身上擦拭干净之后,邢二的近身保镖黑子便快速的闪身出了地下室。


    邢八静默的看着痛苦挣扎且嘶声厉吼中的严邦,默默的垂了垂眼睑。


    严邦身上的西裤已经被鲜血染了大半,惊悚又诡异。


    邢八清楚的知道:如果自己不给严邦做止血处理,他会因失血休克而死。


    而且还会死得相当的快!这等同于将严邦以更为残忍的方式弄死!


    不知道邢八出于什么样的目的,他还是决定留下来给严邦先把致命的失血止住。


    想来能让封行朗用生命去营救的人,一定有他的可取之处。


    也许是上天动了恻隐之心。


    在邢八给严邦做了物理上的止血治疗后,又在丛刚的地下室里找到了止血的药物。


    丛刚也是一个在刀刃上嗜血为生的人,这些基本的急救工具和药物他都备有着。


    半个小时后,邢八才离开了地下室。他将已经晕厥过去的严邦从铁链上解开,放躺在了地面上。并微微倾斜且抬高着他的伤口,可以减缓血液的流失。


    严邦能不能活下去,又能在这空无一人的地下室活多久,邢八不得而知。


    一切就要看严邦自己的命够不够大了!


    *******


    林诺小朋友磨人的功夫,那是从小在佩特堡里练就而成的。


    对河屯和邢十二他们好使,对丛刚也一样好使。


    “丛刚……大毛虫,坏毛虫,我亲爹呢?我要见他!快带我去见封行朗!”


    小家伙被丛刚抱在怀里,桀骜不驯的扯拉着丛刚的两只耳朵;从小东西那娴熟的手法来看,他应该是没少揪邢十二他们几个的耳朵吧。


    “你亲爹还没到呢!到了我会带你去的!我们先吃晚饭吧!”


    “我不吃!也不许你吃!等到封行朗之后才能吃!要是等不到封行朗,你和我都得饿着肚子接着等!一直等到我见到封行朗为止!”


    小家伙执拗的嗷嗷嚷嚷着。一刻也没有消停过。


    晚餐送了过来,饥肠辘辘的小家伙愣是没有吃;而且也不让丛刚吃!


    早知道这小东西要比他亲爹难伺候了,却没想到这小家伙竟然如此的能折腾人。


    这打也打不得,训斥了又不管用。


    好在丛刚的脾气好,一直陪着小家伙这么温柔的耗着。


    有一点丛刚很清楚:要是让封行朗知道他拿他亲儿子当成了另外一个筹码,估计他发跟自己玩命的!那自己的计划就要全盘泡汤了。


    可要是不给小东西见他的亲爹,这一整晚闹腾下来,也着实够他丛刚好受的了。

    上一页 章节目录 包你赢白姐露透码


    @精彩小说网 . //www.iqdit.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

  • 档案君耳熟能详的旋律,鲜为人知的故事 2019-01-11
  • 骗子用女子照片制作“通缉令” 诈骗对方11万 2018-1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