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档案君耳熟能详的旋律,鲜为人知的故事 2019-01-11
  • 骗子用女子照片制作“通缉令” 诈骗对方11万 2018-12-10
  • + - 阅读记录

    玄黑色的法拉利在药店门口停了下来,招风的跑车格外的惹眼。


    雪落拿上手包,跌跌撞撞的从跑车里钻了出来,然后便朝药店奔了过去。


    封行朗的目光追随着女人娇好的背影,他的目光落在窗前那条大大的广告语上:有毓婷,放心爱!


    奢华的跑车,衣冠凌乱的年青女人,再加上所买的毓婷,构成了大众们茶余饭后最爱八卦的桥段。


    雪落转身离开之际,耳际传来了导购们的窃窃私语声。无疑是,年青的女人爱钱,爬上了富豪的车,然后再爬了他的床。


    一盒用来紧急避孕的毓婷,已经很好的说明了这一切。


    雪落有些难为情,可却挺直着腰板儿。身体是自己的,自己做得了主!


    只是内心的酸楚,只是由她独自品尝。


    雪落不后悔把自己的第一次交给了那个叫封行朗的男人。


    但不后悔,并不代表那是对的!


    她是封立昕的妻子,却做出了如此不忠不贞的事。所以,这是个错误。


    既然做错了,就得纠正自己的错误行为。雪落买这盒毓婷,正是为了纠正这个错误。


    上车之际,封行朗便看到了女人拿中紧握的毓婷。随后雪落又快速的将钱包和那盒毓婷塞进了手包中。让他看到也好,顺便也提醒他所犯下的同样错误!


    “不想给我生孩子?”封行朗深睨了雪落一眼,问得沉声。骨节分明的大手握在方向盘上,或许因为太过用力,而稍稍有些关节泛白。


    男人的问话,沉甸甸的。砸向雪落的心间时,硬生生的刺疼着。


    “你觉得我合适给你封行朗生孩子吗?”雪落不答反问。上扬的眉眼里是激情过后的冷静和理智。


    封行朗沉寂了几秒,撩起唇角,冷哼一声:“你的确不合适!”


    法拉利再次启动,朝着封家的方向一路呼啸疾驰。


    车窗突然被这个暴戾的男人启下,带起的劲风疯狂的刮蹭着雪落的脸颊,冷不丁的有些喘不过气来,雪落用手拼命的护着自己的嘴和鼻子,脸颊像刀刮着一样痛,雪落难受极了。


    她不知道男人为什么突然启下了车窗,任由这刺骨的劲风狠刮着她。


    他是在惩罚她吗?雪落想:自己的确应该受到惩罚。为自己对封立昕的不忠。


    雪落松开护着脸部的双手,让脸颊迎着这凛冽的劲风……


    这样,泪水便无法汇聚,更无法流淌下来。


    大概十分钟后,封行朗才把车窗再次关上。其实在他惩罚雪落的时候,他自己也跟着一起遭受了这样的惩罚。


    封家的院落外,玄黑的法拉利戛然而止。等雪落从车里钻出来之后,一个利落娴熟的倒车,跑车再次冲了出去,朝小区门外呼啸疾驰。瞬间便消失在了雪落的视线之外。


    雪落默默的看着绝尘而去的男人。心间涌上了五味杂陈,很不是滋味。


    愧疚?自责?还是失落?这本就是个错误!一个跟道德背道而驰的错误。雪落当然会愧疚。


    她愧对自己的‘丈夫’封立昕!


    院落里,雪落滞静在原地。她不知道如何收敛起自己凌乱的心绪去面对自己的‘丈夫’封立昕。


    这样的出轨,让雪落更为自己的行为羞愧难当。尤其封立昕还是个被大火烧得半残疾之人。


    而且那个人,竟然还是他的弟弟封行朗!


    雪落觉得自己就应该像古代的那些不忠的女人一样被浸猪笼!


    “太太,您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安婶兴冲冲的迎了出来。


    她应该是听到了封行朗跑车的引擎声,“二少爷呢?怎么又走了?这孩子也不进屋坐会儿,我刚给他熬好了滋补的牛尾汤。喝完再走也好??!”


    让雪落着实意外的是,安婶并没有追问她这一天一晚去了哪里,反而兴致勃勃的,像是遇到天大的喜事一样。更诡异的是,她还时不时的朝着雪落的肚子盯上一下。


    “太太啊,这是松茸鸡汤,可补人了。你这么瘦,每天都得喝上两碗才行?!?br />

    安婶也是刚刚才得知二少爷跟太太雪落造人成功的。她是又高兴又心疼。总觉得大少爷这么做有些不妥,但这也算得上是给封家绵延子嗣最快的办法之一了。


    “安婶,我……我不饿。我……我回房休息去了?!毖┞涫翟诤炔幌履切┨捞浪?,拿过一瓶瓶矿泉水,便匆匆忙忙逃回了自己的房间。


    楼下的客房。雪落盯看着手中的矿泉水瓶怔怔的出神儿。自己千躲万躲,千避万避,最终还是跟封行朗发生了不应该发生的关系?;蛐砦ㄒ恍牢康氖?,是自己主动并自愿把自己交给了那个男人!


    天呢,自己究竟做了些什么??!封行朗可是自己的小叔子啊。


    深深的自责,以及道德上的重重压迫,雪落连忙从手包里翻出那盒毓婷,抠出一粒送进嘴巴里,就着矿泉水吞咽下去。


    “太太,这松茸鸡汤一定要趁热喝,凉了就腥了?!卑采艋故嵌俗偶μ雷方朔考淅锢?。


    雪落一慌,手忙脚乱的将那盒毓婷往抽屉里塞去。她当然不想让安婶知道自己跟封行朗之间发生的事儿。对于封家来说,这是一件为人所不耻的事!只会丢尽封家的颜面。


    “安婶,你放着吧。一会儿我喝完自己把碗拿出去?!毖┞渲廊绻约翰缓?,安婶还会想方设法的劝她喝下。


    “哦婶放下了鸡汤碗,可目光却一直盯看在抽屉处。她并没有看清雪落藏的什么,但隐隐约约间,她感觉那是一盒子药。


    身体,已经在温润的水流中洗净。这每一寸肌肤都被男人看过了,摸过了,甚至于吻过了。


    尤其是自己的脖子,上面被男人或咬,或啃,或吸……已经是不堪入目了。


    雪落本想用热毛巾捂暖化瘀,可毛巾的纹理一碰那些红痕,就敏感的生疼;羞于启齿的某处,依旧残留着火辣辣的磨疼。并不是很难受,却也无法无视。


    那种疼,不可触碰。


    雪落这才意识到:自己已经从一个女孩儿蜕变成一个女人了。刚刚,两个小时前,在那个叫封行朗男人的身下。


    除了对封立昕深深的愧疚,却还有一丝不易察觉的欣慰在心底蔓延:至少,自己把自己的第一次最珍贵交给了自己喜欢的男人!也算没被白白的糟蹋掉!


    尽管这个男人,自己爱不得!

    上一页 章节目录 包你赢白姐露透码


    @精彩小说网 . //www.iqdit.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

  • 档案君耳熟能详的旋律,鲜为人知的故事 2019-01-11
  • 骗子用女子照片制作“通缉令” 诈骗对方11万 2018-1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