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宝鸡市陈仓区党员干部助力夏收帮扶困难群体 2019-05-27
  • 听语音判断酒有没有装满 人工智能技术推进杭企实现智能制造 2019-05-27
  • 安徽砀山:微型消防站培训“四步走” 队员齐学“真本领” 2019-05-14
  • 袁隆平:多养活5亿人是我的梦想研究 水稻 2019-05-14
  • 第532期:吃粗粮防慢病 粗粮能否代替主食? 2019-05-12
  • “大地飞歌·2017”晚会排练现场恢弘大气引人期待 2019-05-12
  • 河北一保时捷车主疑遭枪击 警方悬赏9万元通缉 2019-04-19
  • 外卖配送箱消毒标准出台,如何执行是个大问题 2019-04-19
  • 千年学府的世纪乡愁:余光中十八年前雨中演讲 2019-04-15
  • 西安培华学院招生与就业指导主任 鲍伟 2019-03-30
  • 候选案例:爱在华住滇西北宿改工程 2019-03-28
  • 【科普探长】地震自救12秒求生指南 2019-03-28
  • 【黑河天气】最新黑河今天天气,实时提供黑河气温、空气质量、24小时天气预报、生活指数查询 2019-02-23
  • 档案君耳熟能详的旋律,鲜为人知的故事 2019-01-11
  • 骗子用女子照片制作“通缉令” 诈骗对方11万 2018-12-10
  • + - 阅读记录
        第973章 先别睡,等我!

        简队进来的时候,正好赶上了封行朗甩出的那一耳光。

        说真的,当时的简队短暂的懵圈了。

        以为严邦会暴跳如雷,跟封行朗狠狠的干上一架的;却没想严邦只是抚了一下自己被打的脸颊笑了笑。那模样,就差把自己的另一边脸送过去再让封行朗打一下!

        “简队,拦不住了?”

        封行朗追问了一声懵怔在门口的简队。

        “真拦不住了……封总,您还是去我办公室回避一下吧?!?br />
        简队已经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他很想协助封行朗一起替严邦挺过这一关,可似乎就目前的情形来看,貌似并没有任何的转机。

        “邦,我会倾我所有来保你!”

        封行朗看向严邦。

        严邦点了点头,“有你这句话,就算是赴汤蹈火,也值了!”

        以兄弟的方式拥抱了一下后,封行朗便被被巴颂推进了简队的办公室。

        他能清清楚楚的看到严邦被特警考上手铐,然后用抢抵头后背离开了拘押室。

        严邦看不到办公室里的封行朗,只是朝大概的方向笑了笑。

        他笑得很从容,并没有暴起的戾气。

        自己憋屈的行径,终究还是没能保得住严邦??蠢春油褪翘诵囊醚习钣谒赖?。加之衙门部分官吏对严邦也早有不满情绪;两个条件的堆积之下,便注定了严邦这一回的败露。

        封行朗静坐在轮椅上,聆听着那刺耳的警笛上由近及远,最终消失。

        简队推门走了进来,在一旁默了一会儿才开口。

        “封总,有人来保你了!”

        封行朗没有应声,只是朝简队挥动了一下手,示意他知道了。

        “那我先去接待,你休息一会儿吧?!?br />
        严邦被省厅的人带走,简队也挺局促不安的。但申城还有封行朗在,并不是最糟糕的结局。

        封行朗一直默着,巴颂也跟着一起静默无声。

        “封先生,您还没有吃晚饭呢?!?br />
        良久,巴颂才低沉着声音提醒一声。

        “你饿了?”

        封行朗淡淡的问。

        “有……有点儿?!?br />
        巴颂实话实说着。从中午到现在,差不多都快深夜了,他一直陪在封行朗身边。主子还没吃,他当然也不会吃。

        “那我们出去吃饭吧!”

        “哦,好的?!?br />
        巴颂微微一怔,似乎没想到封行朗这么好说话。Boss说过封行朗会很难伺候,却没想到这个新主子却是这般的平易近人。

        在巴颂推着轮椅离开时,在大厅里看到了河屯?;褂幸恢备诤油蜕肀叩男鲜?。

        看来简队口中那个来保他的人,是河屯无疑了!

        封行朗连瞄都没瞄自己的亲爹一眼,以无视的方式径直离开了警局。

        并没有让巴颂直接回封家,而是找了一个深夜营业的大排档。

        封行朗能吃大排档,巴颂当然也能吃。巴颂要比封行朗好养嘴多了!

        “能吃得习惯吗?”封行朗问。

        “能!”巴颂连声应答,“就担心封总您……”

        “之前,我很少来这种地方吃饭的……在潜意识里,会认为这地摊店很脏,只有那种低劣的穷人才会来这种地方凑合!”

        封行朗抿了一口啤酒,目光似乎有些发散。

        “封总,以您尊贵的身份,的确不适合来这里的……”

        巴颂还没说完,封行朗便摇了摇头。

        “后来,时年那小子时不时的会带我来撮上一顿!可现在,他似乎已经从申城消失了……一个个的,以各式各样的方式,在离开!”

        封行朗仰起头,将玻璃杯中的啤酒一饮而尽。三四杯之后,一瓶啤酒就见底了!

        “所以说,天下无不散的宴席!”

        封行朗侧过头,淡淡的扫了巴颂一眼,“或许我们俩,在不久的某个将来,也会分道扬镳一样!”

        巴颂不知道怎么来作答封行朗这样的感叹。

        他想安慰封行朗,可又不知道从何安慰。便就这么傻愣愣的看着封行朗。

        “快吃吧!菜都凉了!”

        封行朗放下了手里的空酒杯,却没有继续斟饮。拿起筷子,开始用食物来填饱自己饿得有些生疼的胃。

        电话是雪落打来的。

        这个电话打得可谓是大费周章。

        目送着无视自己而离开警局的河屯,一直若即若离的跟在封行朗的车后。

        直到河屯看到腿还有伤的亲儿子一杯接一杯的喝酒时,河屯将电话打给了邢十四。

        由邢十四告之雪落封行朗的行踪。并让雪落来给封行朗打这个劝酒电话。

        河屯很不喜欢封行朗身边的巴颂。总觉得巴颂有些诡异,他接近封行朗的目的并不单纯。

        可惜的是,封行朗却选择了将巴颂留在他的身边,而让邢十四去?;ぱ┞淠缸?。

        雪落寻思了几秒后,还是决定打这个电话。

        封行朗是她的丈夫,她是封行朗的妻子,应该算是他最亲近的人了!

        “嗯……怎么还没睡呢?”封行朗柔声问。

        “睡不着!等你回来呢!”

        雪落翻了个身,“不过你亲亲儿子和亲亲侄女已经睡着了?!?br />
        雪落是故意提及两个孩子的。她只是想旁敲侧击的让封行朗意识到:他可是有妻有子,有家室的男人!

        “我跟巴颂在外面吃排挡呢!一会儿就回!”

        封行朗的声音有些疲乏。

        “哦,那少喝点儿酒哦!你腿还受着伤呢!”

        雪落温情着声音,将尾音拉得长长的,听起来便有些那么点儿撒娇的意味儿。

        这样软软的叮嘱声,会让男人听着舒服。

        “嗯……知道了!先别睡,一会儿还要陪老公做功课呢!”

        男人的声音带上了疲惫的绯色。

        “讨厌!”

        雪落娇喃一声,“早点儿回来哦!让巴颂别喝酒了,他还要开车呢!”

        微顿,便听到手机里传来封行朗的微斥声,“巴颂,太太让你别喝酒!听到没?”

        “听到了封太太!我会把封先生给您平平安安送回封家的!”

        巴颂凑过头来嚷声着。

        在静谧的街道里,足够传导得让整条街道的人都听清。

        手机那头的雪落当然也能听到!

        ******

        “Boss,严邦已经被特警带离了申城!”

        “嗯,知道了!”

        “朗哥他……”

        “他怎么了?痛不欲生?找他亲爹拼命去了?”

        “这到没有……河屯去警局保出了朗哥!朗哥现在跟老六在大排档吃夜宵呢,喝了点儿酒!”

        丛刚久久的静默。

        “对了Boss,白默这家伙怎么处理?”

        “送去夜莊的哪个犄角旮旯里吧!明天一早,他自己会醒过来的?!?br />
        “那白老头送来的五百万现金……”

        “你很缺钱吗?”

        “不是很缺!但重建启北山城那幢别墅,还是要点儿资金的!”

        “不着急!还没清除干净呢!”

        “那我们接下来该做什么?”

        “找个机会,如了蓝悠悠的心愿!”

        “好的Boss!”

        ******

        准确的来说,白默是被腰下的木板给搁醒的。

        要知道白默从小就身娇肉贵,被丢在木箱上睡了一晚,对他来说简直是一种酷刑。

        一个翻身,白默径直从木箱上摔了下来,直接砸在水泥地上给砸醒了。

        “嗷……??!该死的!”

        辛亏木箱只有一米高,要不然就不是嗷嗷叫两声了。

        白默吃劲的爬起身来,却发现自己处在一个很陌生的环境里。

        四处散放着几个大木箱,墙边还有排放着十几个木桶。里面装的应该是红酒,散发着阵阵的微醺酒气。

        “这它妈什么鬼地方?”

        白默这才意识到:自己好像被人绑架了。

        难道这里是劫匪的老巢?

        白默蹑手蹑脚的朝门口走去。想从门缝里往外张望一眼动静,却一不小心把门给拉开了!

        门竟然没上锁?

        这帮劫匪也太不专业了!

        这是要放他一条生路的节奏么?

        白默刚走了两步,便听到过道出口处传来了响动。他立刻隐身在了墙角处。

        是两个电工模样的人。嘴巴里骂骂咧咧的。应该是一早被催过来赶修地下室里的电路。

        就在其中一个电工经过白默身边时,他立刻扑身出来,将那个电工制服。

        “别出声!不然老子弄死你们俩!快说,这是哪里?”

        白默虽说娇贵,但简单的防身术还是有练过的。

        这是遇上偷窃的了?

        “这里是……是夜莊的地下室……”

        被制服的电工实在纳闷儿:这毛贼偷东西偷傻了吧?连自己偷的是什么地方都没事先摸清楚?

        “什么?这里是夜莊?”

        白默惊嚷一声,本能的松开了对电工的钳制。

        我X!那个劫匪竟然把他绑架到了他自己的地盘?

        就在白默松开电工的一瞬间,被逼在角落里的另一个电工,立刻举起身上背的工具箱朝白默砸了过去……

        “你连……连老子也敢砸?你……你不想混……混了……”

        白默还没把话说完,便瘫软着身体昏厥在了地面上。

        两个电工装着胆子把白默给翻了过来。

        “师傅,咱要不要报警?”

        “我怎么觉得这毛贼看起来有些眼熟???”

        “眼熟?是惯偷吧!”

        “可能是吧!”

        年龄稍小的电工扯了扯白默的衣领,“我X!这毛贼竟然穿的阿玛尼呢!”

        “肯定是假的!地摊货!来,搭把手,我们先把这小子给捆了,交给凌龟工!”

        白默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两个小时之后。

        只觉得自己的脑袋疼得都快裂开了……

    上一页 章节目录 包你赢白姐露透码


    @精彩小说网 . //www.iqdit.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

  • 宝鸡市陈仓区党员干部助力夏收帮扶困难群体 2019-05-27
  • 听语音判断酒有没有装满 人工智能技术推进杭企实现智能制造 2019-05-27
  • 安徽砀山:微型消防站培训“四步走” 队员齐学“真本领” 2019-05-14
  • 袁隆平:多养活5亿人是我的梦想研究 水稻 2019-05-14
  • 第532期:吃粗粮防慢病 粗粮能否代替主食? 2019-05-12
  • “大地飞歌·2017”晚会排练现场恢弘大气引人期待 2019-05-12
  • 河北一保时捷车主疑遭枪击 警方悬赏9万元通缉 2019-04-19
  • 外卖配送箱消毒标准出台,如何执行是个大问题 2019-04-19
  • 千年学府的世纪乡愁:余光中十八年前雨中演讲 2019-04-15
  • 西安培华学院招生与就业指导主任 鲍伟 2019-03-30
  • 候选案例:爱在华住滇西北宿改工程 2019-03-28
  • 【科普探长】地震自救12秒求生指南 2019-03-28
  • 【黑河天气】最新黑河今天天气,实时提供黑河气温、空气质量、24小时天气预报、生活指数查询 2019-02-23
  • 档案君耳熟能详的旋律,鲜为人知的故事 2019-01-11
  • 骗子用女子照片制作“通缉令” 诈骗对方11万 2018-12-10
  • 生肖时时彩的购买 恒丰娱乐城 中中国竞彩网 天津时时彩走 玩北京赛车有没有赢的 澳门赌场筹码 体彩6场半全场胜负投注比例 时时彩缩水工具app 香港跑马 百家乐合作 pk10牛牛公式 福彩35选7开奖结果 湖南彩票快乐十分 黑金团队快乐8下载地址 河南福彩中奖新闻 上海时时乐彩空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