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牛肉-热门标签-华商生活 2019-06-08
  • 第21届古镇灯博会昨开幕,签约引进一企业总部 2019-06-08
  • 这是一个错误的观点! 2019-05-31
  • 公婆儿媳争讨房租租客不知给谁 司法所介入调解 2019-05-30
  • 历时6载!“山西3女童猥亵被杀案”侦缉内幕曝光 2019-05-30
  • 铜梁:原乡风情墙画扮靓山村 2019-05-29
  • “鹊桥”中继星进入使命轨道运行 2019-05-29
  • 宝鸡市陈仓区党员干部助力夏收帮扶困难群体 2019-05-27
  • 听语音判断酒有没有装满 人工智能技术推进杭企实现智能制造 2019-05-27
  • 安徽砀山:微型消防站培训“四步走” 队员齐学“真本领” 2019-05-14
  • 袁隆平:多养活5亿人是我的梦想研究 水稻 2019-05-14
  • 第532期:吃粗粮防慢病 粗粮能否代替主食? 2019-05-12
  • “大地飞歌·2017”晚会排练现场恢弘大气引人期待 2019-05-12
  • 河北一保时捷车主疑遭枪击 警方悬赏9万元通缉 2019-04-19
  • 外卖配送箱消毒标准出台,如何执行是个大问题 2019-04-19
  • + - 阅读记录
        第991章 爱而不得?得而不爱?

        ‘慰安’这个词,听起来着实的刺耳。

        封行朗一张清冽的俊逸脸庞上,笼罩起一层愠怒。

        他狠盯着丛刚那张欠揍的脸,目光锐利而幽深。

        似乎有些微微惊诧:丛刚竟然会用这样一个词来形容他封行朗!

        封行朗是怒的。

        但他又是冷静的。

        他清楚跟什么样的人,要采用什么样的交谈方式更能事半功倍。

        “丛刚,你这一生,有过能交心的朋友么?”

        封行朗压制着前一秒的愠怒,问得清冷。

        “你所谓的交心朋友,难道是要建立在对你封行朗有非分之想的基础之上?”

        丛刚不答反问。眼眸中依旧饱含着讥讽之意。

        “咔啪”一声,手中的澳洲龙虾被折断了一截,封行朗送进口中咀嚼的力道有点儿狠。

        “丛刚,老子救了你一命,然后你吃我的,花我的……现在连闲事都管上了不说,还它妈神经错乱的制造出这些灾难来祸害我和我的家人……你说你究竟本着怎么样的心态在做这些伤天害理的事?”

        封行朗一直觉得:丛刚还是可以理喻的!只是有些难以揣摩丛刚的内心所想。

        丛刚默着。偶尔抬起头来,朝着阳光房的楼下瞄上一眼。

        有窗帘等的遮掩,从楼下看不到三楼阳光房里动静;但却可以从三楼阳光房内清楚的看到楼下整个前院的动态。

        “说说你的动机吧!想要严邦死?还是河屯死?又或者让他们两人互相残杀,你好坐收渔人之利?”

        丛刚依旧没有搭理封行朗的追问询问。他似乎在等着某个人!

        “怎么,你想等卫康来救你?”

        封行朗浅抿了一口红酒,“如果我猜得没错:想必昨晚卫康他们已经来过了吧?怎么没跟他一起逃跑呢?”

        虽说巴颂在开启阳光房进来时,已经做得够天衣无缝的了,可封行朗还是嗅出了丝丝的端倪。

        只是他暂时还没有往巴颂身上去怀疑和联系。

        “这脚铐……真是你小时候戴的?”

        丛刚却反问了一句无关紧要的话。

        似乎封行朗刚刚说了些什么、问了些什么,他都没有听到一样!

        封行朗默了。

        看得出来,他对这个话题并不是很感兴趣。

        “看来,这养你的爹,是爱而不得亲子;生你的爹,却得亲子而不爱……”

        丛刚扫了一眼自己脚上的脚铐,抬眸看向封行朗,有感而发。

        都已经是为人夫且为人父的人了,可封行朗的内心却因为丛刚的这番话而生起了细细密密的疼。

        要说养父封一山,开始的几年里,他的确爱过自己;甚至于远远超过了他对大儿子封立昕的爱!

        但后来……应该是在封一山知道了封行朗并非他的亲生儿子之后,这脚铐就派上了用??!

        从舐犊情深的父爱,扭曲到暴力的虐待,换成谁都受不了!

        “你是想同情我呢?还是想嘲笑我呢?”

        封行朗问。问得平静。

        多年之后,再去回首封一山那般过山车的突变情绪,反而让封行朗能够接受了。

        “我们俩……算是同病相怜吧!”

        丛刚扯了一丝浅淡淡的笑意。

        “老子跟你不一样!老子从来没有觉得自己可怜过!该可怜的人是你自己!永远都活在别人的阴影里,没有自我!跟个废物傀儡又有什么区别?”

        或许是因为无法对他进行完全的驾驭,谩斥丛刚似乎能让封行朗上瘾一样。

        丛刚睨了封行朗一眼,微带殇意的浅喃一声:

        “封行朗,我是你身边,唯一一个不会可怜的人!”

        封行朗迎上丛刚的目光,微拧起眉宇,“又跟我装X!感情你跟我已经没有正常点儿的语言可沟通了?”

        彼此静默了一会儿,封行朗又沉声厉问:“你不会可怜我……言外之意是不是你想搞死我?”

        “封行朗,你这么聪明的人,应该知道‘养痈遗患’的危害吧?”

        丛刚的话意味深长。

        “要说‘养痈遗患’……你就是我身体之内最大的那个‘毒痈’!我应该早点儿把你挖除的!”

        封行朗反讥着丛刚的话。

        丛刚却笑了。笑得风轻云淡。

        又朝楼下方向扫了一眼,然后他脸上的笑意就更浓了。

        只是见浓的笑意,有了本质的变化!

        ******

        “哐啷”几声,都没等得及莫管家开门,在严邦连续的狠踹之下,客厅的门便被他硬生生的给踹开了。

        “严先生,您这是……”

        上前来开门的莫管家差点儿被门给撞到。

        “丛刚呢?他在哪儿?封行朗把他藏哪里去了?”

        严邦怒不可遏的咆哮着。

        他怎么会知道二少爷软禁了丛刚?

        莫管家知道严邦来者不善,担心他坏了二少爷的好事儿,便本能的想阻拦住气急败坏中的严邦。

        “严先生,出什么事儿了?让您这么见气?”

        “封行朗呢?是不是跟丛刚一起躲在犄角旮旯里了?”

        严邦环看着封家的客厅,又朝楼上看去。

        他记得丛刚在电话里说出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眼。

        ‘莫老头,下楼去给我弄点儿清淡的食物!这羊排和澳洲龙虾,我实在吃不习惯!’

        丛刚不但在封家,而且正跟封行朗把酒言欢着!

        羊排?龙虾?好情调!

        “严先生,您请喝口茶水吧。我这就给我家二少爷打电话……”

        “不用了!老子亲自上楼去找他!”

        严邦一把推开了莫管家,怒气冲冲的朝楼上快步疾走。

        “严先生……严先生……您先喝口茶吧!”

        莫管家如此高声嚷喊着已经上楼了的严邦,其实是为了给二少爷封行朗提个醒儿。

        “严邦?”

        阳光房里的封行朗听到了莫管家的提醒声,与此同时也听到严邦那沉重而躁意的脚步声。

        严邦径直朝三楼的阳光房闯来!

        在封家别墅的楼下,他已经看到三楼的阳光房里亮着的灯了。

        “他怎么来了?”

        封行朗自喃一声,便站起身来。

        下意识的,他朝被锁着四肢的丛刚瞄了一眼,似乎在判断要不要先将丛刚给放了?

        虽说他并不知道确切的原因;但他清楚的意识到:严邦应该是为丛刚而来!

        等封行朗下意识的去摸索身上的钥匙时,严邦已经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邦?你怎么来了?没留在看守所里放火?”

        封行朗带上了诙谐的调侃。有些冷。

        “羊排?澳洲龙虾?红酒?好有情调!封行朗,能我看看你宴请的对象是何方神圣么?”

        严邦那张横肉满布的疤痕脸上,堆积着皮不笑肉也不笑的生冷笑意。

        “你来得正好!那我们三个人就好好当面聊聊吧!”

        既然严邦创造了这个机会,那他封行朗就好好的利用好这个机会!

        “我来得很不是时候吧?”

        严邦冷生生的笑了笑,“应该是打扰了你们俩个把酒言欢了吧!”

        阳光房里的丛刚,却是一副惬意的坐姿:他用沙发庥上的薄毯,将自己手上和脚上铐子给遮掩了起来??雌鹄赐ο硎艿?。

        “丛刚,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来?跟老子玩诈死是么?老子今天要好好的成全你!”

        一把闪着寒光的匕首,被严邦从腰际拔了出来?;徽缶⒎?,朝沙发上的丛刚砍了过去。

        “严邦,你干什么?能先把话说完么?”

        封行朗本能的上前来阻挡严邦;被严邦一个惯性甩手肘的推搡,加上伤腿还没有好利索,一个重心不稳,封行朗朝后撞去……

        丛刚依旧纹丝不动的静坐着。

        他看严邦的目光,就像在看一个丑态百出的跳梁小丑。

        似乎严邦手里拿着的并不是一把锋利的匕首,而是一个作秀道具而已。

        “吭啷”

        严邦手中的匕首没砍到丛刚,却砍在了一块伸缩钢管上。

        “巴颂?你它妈也敢管老子的闲事儿?滚一边去!”

        “封总不让你动他,你就不能动他!”

        巴颂淡淡的回应一声,并没有因为严邦的戾气而吓退。

        这话回答得相当有水准:一来可以激怒严邦;二来还能撇清他跟丛刚之间的关系!

        一个小瘪犊子也敢阻拦他严邦?

        怒意爆棚的严邦,举起手中的匕首,濒临失控的朝巴颂砍杀过来。

        丛刚只是静观着。唇角勾着一抹若有若无的冷笑?;故辈皇钡某庑欣薯弦谎?。

        巴颂的动作不但敏捷,而且还相当的灵活;他游刃有余的避让着严邦的攻势,让暴躁中的严邦改选了静坐在沙发上看好戏的丛刚。

        严邦的匕首还未完全举起,巴颂便和他撞在了一处,将严邦从丛刚的跟前生生推开!

        一时无法得手的严邦,那躁意的怒火几乎要将巴颂吞噬掉。

        “行了,都别打了!”

        封行朗厉斥一声,“既然你们俩都在,那就好好说说:怎么个仇恨,让你们要这般不共戴天?”

        拽过一张椅子,封行朗四平八稳的坐了下来。

        可严邦看起来根本就不想跟丛刚多说一个字;而丛刚从严邦进来到现在,似乎都没有正眼看过他。

        “怎么,你们都没话说?”

        封行朗嗤声,“还是都它妈哑巴了?”

        “严邦,下回记住了:想杀我的时候,千万不要当着封行朗的面儿!因为封行朗是不会容许你杀了我的!难道你还看不出来吗?真够蠢的!”

        丛刚先行开了口。

        正好如了丛刚所愿:他的这番话,彻底把严邦给激怒了……

    上一页 章节目录 包你赢白姐露透码


    @精彩小说网 . //www.iqdit.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

  • 牛肉-热门标签-华商生活 2019-06-08
  • 第21届古镇灯博会昨开幕,签约引进一企业总部 2019-06-08
  • 这是一个错误的观点! 2019-05-31
  • 公婆儿媳争讨房租租客不知给谁 司法所介入调解 2019-05-30
  • 历时6载!“山西3女童猥亵被杀案”侦缉内幕曝光 2019-05-30
  • 铜梁:原乡风情墙画扮靓山村 2019-05-29
  • “鹊桥”中继星进入使命轨道运行 2019-05-29
  • 宝鸡市陈仓区党员干部助力夏收帮扶困难群体 2019-05-27
  • 听语音判断酒有没有装满 人工智能技术推进杭企实现智能制造 2019-05-27
  • 安徽砀山:微型消防站培训“四步走” 队员齐学“真本领” 2019-05-14
  • 袁隆平:多养活5亿人是我的梦想研究 水稻 2019-05-14
  • 第532期:吃粗粮防慢病 粗粮能否代替主食? 2019-05-12
  • “大地飞歌·2017”晚会排练现场恢弘大气引人期待 2019-05-12
  • 河北一保时捷车主疑遭枪击 警方悬赏9万元通缉 2019-04-19
  • 外卖配送箱消毒标准出台,如何执行是个大问题 2019-04-19
  • 淄博体育彩票中心电话号码 天天酷跑最新坐骑预告 手游魂斗罗归来贴吧 足球混合过关2串1骗局 竞彩足球总进球分析 东方6十1最近一次大奖 历史双色球基本走势图 我叫mt4贴吧80本 体彩大乐透走势图 葫芦兄弟第一部全集 怎么看重庆时时彩走势图 087期特码 梦幻诛仙跑商任务 有人玩古怪猴子吗 龙珠激斗2.2无敌版小游戏 今天3d试机号每日快报